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

澳门新莆京娱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澳门新莆京娱乐

足迹·20周年系列 | 翁晓莹:成为自己

     翁晓莹,元培04级政府管理方向,毕业后从事财经媒体工作。原新浪财经主持人、制片人,采访过数百位企业家和全球政商领袖。现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10亿。

Q
A
&

Q1:到来

您因何选择了北大,又为何选择元培,而非其它对应专业院系?

其实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当年进入北大完全是一个意外。我是上海人,2004年高考。当时上海的高考是在考试前一个月左右先填报志愿,而且北大清华的录取在上海比较特殊,是零志愿,它类似于提前批,和普通的志愿表并不是同一张表。在上海我们有一张普通的志愿表,但是如果你想报考北大清华的话,你需要额外再交20块钱,填一张小的零志愿表。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问题,过去上海人不太愿意去外地读书、迁户口,北大清华为了多在上海招优秀的学生,才有了这样的办法,比如零志愿也不必迁户口之类的。

至于我当时为什么会填了这张表,其实是我高中喜欢的一个男生他比我大一级,然后他考上了北大数院,我就特别想追随他上北大。所以虽然成绩不是特别好吧,但是我还是填了北大的这张志愿表,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希望有奇迹发生,可以考上北大。最后确实非常幸运就上了北大。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元培,而不是其他对应的专业院系这个问题,其实我从小就比较明确自己喜欢什么,在我初中的时候我就比较明确想要从事新闻工作,所以我其实一直都是想上新闻系的。北大是我的零志愿,我的第一志愿其实是复旦的新闻系。所以当时报北大的志愿的时候,其实也是想报考新闻系的。

但是新闻系在上海是隔年招生。比如说03年招生了,04年就没有在上海招生,然后05年才在上海招生。我那一年正好新闻系是没有在上海招生的,于是我就去研究了一下这几个志愿,就看到了有文科实验班,当时元培在志愿表上叫文科试验班,然后理科的话叫理科试验班,我就去研究了一下,发现好像是一个实验性的院系,可以在大二的时候任选专业。

我就想,既然今年新闻系不在上海招生,可以通过文科实验班,到大二的时候再去选择新闻系,不是就一样可以达到我们在新闻系读书的目的了吗?当时是这么想的。因为对这个东西还不是很了解,而且其实不太确定自己能不能上北大,就抱着这种侥幸心理就报考了文科实验班,误打误撞的就进了元培。

Q2:

04年是元培的起步阶段,您初到元培对它有何印象?之后这种印象是加强了还是改变了?

第一印象其实就是元培很厉害。最近几年的高考的招生情况我不是特别了解,但我们那一年当时是元培特别火的时候。02年03年开始就对实验班有一些宣传,然后到了我们04年应该是宣传的第一个小高潮。当时的宣传就是说这是一个特别好的院系,所以招生的时候招来的都是全国各地的高考状元,然后奥赛的金牌之类的,我记得我们那一年元培应该是全北大状元最多的一个院系。

所以第一个印象觉得元培的人都特别厉害。这个印象在后面当然是加强了。因为在我毕业之后,比如说我出去跟别人说我是北大元培的,大家第一反应就是说你是学霸中的学霸,大家对于元培的印象还是非常的强势的,觉得不仅是北大,而且是北大里面应该是最优秀的院系之一。

另外一个印象说来有点混乱,因为刚进大学的时候年纪还比较。涫刀杂谧ㄒ档难≡袷裁吹亩济挥惺裁刺嗟母拍。如果是选了某一个院系,我进来之后我就读这个院系的书,大家会有一种反正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然后就会踏踏实实的读。但是元培给了我们太多的选择了,全校范围里面都可以。砸豢季褪嵌挤浅5拿悦,因为选择太多而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选什么。包括我还有我们宿舍里面的同学,我们平时基本上每天晚上交流的话题都是我到底要选什么专业?以我自己举例,我自己前后有过好多个选择,我一开始上了新传的课,然后后来又上过国关的课,然后又上过政管的课,当然我最后选的是政管。我还想过要去英语系。总之就在很多个院系里面纠结来纠结去,选择太多了,而且那个时候年纪也比较。杂谖蠢吹闹耙捣⒄怪嗟亩济挥刑乇鹎逦娜鲜,所以当时真的很迷茫。

另一方面,因为当时还是元培发展早期,所以有很多限制。宣传时提到学校范围之内的专业都可以。罄捶⑾钟幸恍┳ㄒ凳怯腥耸拗频,比如说经院给元培最多20个名额,光华只给元培5个名额,还要看绩点,所以就觉得有点迷茫。当时我们宿舍里面大家还开玩笑说,特别想再回去再重新高考一次,然后换一个院,属于迷茫状态下的一些小抱怨。

我当时跟沙老师特别熟,就是因为我当时没事就跑去找沙老师,跟沙老师聊我到底要学什么专业。在大一这一整年,这种迷茫基本上是一个逐渐加强的状态,越来越迷茫,但是到了大二之后,如果再不确定下来的话,很可能就没办法准时毕业了,所以后来也下定决心去选了一个院系。

Q3:

通过对您的采访了解到您在本科阶段的方向并非新传,您在本科时利用元培模式选择新传课程的“体验”如何?这种模式给您带来了哪些方便和困扰?

我一开始想通过元培去新传,但是最后又没有去新传专业,是因为我大一的时候上了陈昌凤老师的课,她在课上说了一句让我非常受益的话:她说如果你确定将来要读研究生,并且确定你想要做新闻这一行,其实你本科可以不用学新传,可以研究生再去学这门专业。她的建议是本科可以学一些其他的东西,因为新闻本身是有侧重点的,比如说是政治新闻、财经新闻,还是法律新闻。不同的新闻侧重点不同,它需要的专业知识也不同,老师就建议在本科的时候先学一门专业,比如说我本科先学经济,我未来再去做经济新闻或者是财经新闻,我一定是会比本科学新闻的人会有优势,因为我的基础知识非常的扎实,能力点非常的全面。这段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也对我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我当时比较确定的是我以后是会读研的,所以我就决定我本科不读新传了。最后选择政管是因为政管的课程里面包含了政治学、经济学和法学的部分,它涉及的面相对来说比较广。我当时想既然我选不好到底要学去哪个院学哪个专业,我不如就去政管,因为他政治经济法律都涉及,我以后可能做新闻的时候就会有帮助。

这里元培的好处就非常明显了,如果我不在元培,而是直接去新传,那想要转系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因为我在元培,所以当我确定要转专业时,我有充分的自由,这个就是元培模式最大的好处。当然也有不好之处,对于迷茫的人,如此多的选择会让他们更加迷茫。

另一个好处在于你有机会发掘自己真正的兴趣。我的班级里面有好几个同学,他们的最终选择的专业真的和他本身想要学的专业差别很大。我记得有一个男生,他原来是学理的,本来是想学像物理之类的这样的专业。但是他最后在上了很多课之后,他发现他自己对中国的古典文化非常的感兴趣,最后他去了中文系,这是一个跨度非常大的转变,如果他本身不是元培的话,我估计他都很难发现他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所以我觉得这就是元培模式带给我们的二次选择的这种机会,我觉得这个是元培一个特别好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帮助你去寻找你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

对于如何利用好这种模式?我觉得对于元培的孩子来说,在确定专业之前还是尽可能多的去跟不同院系的人交流,然后去听一些不同院系的课,结合你自己未来想要从事的研究或者是职业的方向,去看你原本想的专业到底对你来说是不是最适合的,或者说对你未来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不是最适合的。元培最好的地方就是给了你一个体验与二次选择的机会,这个机会还是非常珍贵的。

Q4:去来

我了解到您在本科阶段曾到香港大学做交换生,您是如何决定去做交换生的?

我为什么会想要去做交换生?其实也是挺偶然的。在我刚上北大的时候,香港大学曾经到北大来招生,是招正式的本科生,因为香港的大学本科是3年,国内是4年,所以港大它会到一些中国最好的高校,比如说北大清华,复旦之类的院校去招生,让这些学生第一年在他们原来的学校读书,后面三年就去港大读,最后拿香港大学的本科学位。

当时我对这个事情非:闷,因为我在香港有远亲,虽然联系也不太多,但是我对香港也是有概念的,对香港这个地方也一直比较好奇。我也听说,香港那边的大学本科跟内地的大学本科有非常大的区别,所以当时他来招生的时候,我就去听了宣讲会,听完了宣讲会之后就马上去选拔考试。

当时香港大学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香港人很雷厉风行。当时早上9:00在某个教室有一个宣讲会,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你介绍港大是一个什么样的学校、香港的教育模式、学生的生活,然后做完介绍以后,根本就不给你任何考虑的机会,直接跟你说,感兴趣的同学现在就去面试。我当时想着那就不如去试试。

当时的面试是全英文的面试,一对一的聊。有一个教授当时跟我聊了半个小时,他会问你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你的自我介绍,然后你对很多东西的看法,然后你如果去港大的话,你去选哪个专业之类的,这种东西就是一对一的英文交流半个小时。然后第一轮面试结束之后,下午马上就参加了一轮笔试,笔试有三个小时左右主要是阅读和作文。我记得当时作文要求写很长,要求你要写500词,我当时觉得还是蛮有难度的。在卷子做完之后,他就会当场宣布第一轮淘汰的名单,然后剩下很少的人之后再去做那种group interview,也是用英语去讨论和辩论。他有几轮的笔试、面试在同一天之内全都完成了,办事的速度确实让我当时很惊讶。

当天我记得特别的筋疲力。亲詈笪颐挥斜宦既。不过我也没有觉得很遗憾,因为北大本身就是我自己的理想。但是这样的过程还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发现港大的教育模式跟北大很不一样,所以那个时候想去港大体验一下的想法,就已经在脑子里面生根发芽了。

然后在大一下学期,有一次在宿舍楼的楼道里面的通知栏上看到香港大学在招交换生,半年前的想法推动了我,交换生相比直接去读本科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一学期的课程也能让我体会那边的本科教育。我在这边可以上中国最好的学校,然后在那边又可以去香港最好的学校去体验一个学期,我觉得对我来说应该会是非常珍贵的经历,所以当时就报名了,填了资料。

可能当时大家对于去交换这件事情没什么概念,报名的人比较少,我比较顺利地就被录取了。

Q5:

当交换生对您来讲是一段怎样的经历?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您又是如何解决的?

当交换生的时候,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三个港大和内地不同的方面,也算是我遇到的三大困难吧。

第一个就是语言方面。港大除了中文系以外,所有的课程都是用英语授课的,讨论也是英语,作业也是英语,然后考试也是英语。虽然我英语还可以,但是这么一个整体的英语环境,一开始还是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第二个点让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他们的很多课程,不光是上课考试交作业,他还有一个小组讨论,而且这个小组讨论是非常频繁的小组讨论。比如说我在那里选了一门政治学的课,他每周的课程和讨论是一样多的,这个讨论的部分其实是和授课的部分几乎一样重要。讨论的时候会按照小组,有一个助教来带领大家针对某一个政治议题去进行讨论,讨论两个小时,每个人都要发言。不发言的话助教就会点你,他就会问你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或者你对别人发表的看法是怎么来评价的。

这对我来说一开始是蛮困难的,因为我在内地遇到的教学模式主要还是以听为主,就算是讨论自由,有什么想法可以上课去发表,但是老师不会强制你对这个事情发表意见和想法。我也觉得可能内地的学生大部分都比较内敛,大家学习很厉害,然后考试很厉害,但是可能讨论的时候不愿意放开了去说,或者是不习惯这种模式。所以强制讨论这件事当时对我来讲也是一个困难。

第三个就是,香港的学校对本科生在社交方面的要求非常的高。我们内地的话,可能大部分的学生上课,有的时候会参加一些社团活动,然后有一些比较活跃的同学可能会去做一些学生工作或者是什么,但是这个都是自由选择的。但香港那边对本科生的,也可以说是社交也可以说是和社会接触的这么一个状态,要求是很高的。比如说,我当时住的宿舍因为是一个新的宿舍,是由一些公司出资来建造的,然后就在宿舍专门办了一个活动,类似落成典礼,把赞助商请过来,都是香港本地一些很大的集团,然后会有一些酒会,就会让学生一起去参加这个酒会,跟这些商业界的人士去沟通,去交流,而且会强迫你去跟你比你年纪大蛮多、社会经验比你丰富很多的人去聊天。

另外它每一个宿舍每个学期都会有2~3次的 High table dinner,其实就是类似于高桌宴会,在一些电影里面可以看到,就是整个宿舍的人要盛装出席。在去香港之前我都从来没有化过妆,但是在那里,所有的女生都在准备 high table dinner,大家会去买小礼服,化妆做头发,在这样的宴会场合需要你去跟大家聊天,去建立社交关系。

这些在香港基本上是一种强制的行为,每一个学生都要参加。我觉得现在的很多小伙伴已经好很多了,比如说我看到有学妹,他们刚上大学就开始做自媒体,都是对这些东西了解很多了,但是在我们当时对我来说还是比较难适应的。

至于我是怎么解决的,其实没什么没办法,就是尝试去融入这个环境。因为你在那里的时候,虽然会很不适应,但是交换的意义就是为了想要去体验不一样的学习状态,不一样的生活,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强迫自己去适应。

对于语言的问题,其实一开始我想,都是英语教学,我去选修中文系的课好了。结果去旁听了一节中文系的课,发现中文系是用粤语上课的!一样也听不懂。我就发现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是逃不掉的,必须只能去硬着头皮去解决。之后在职场上这也是我的一个比较大的感悟,当遇到问题的时候,这可能是人的一种畏难的本能,看到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或者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就会想绕过去或者是换一条路去走。就像我当时我觉得,英语的课不好选修,我去上中文系的课行不行?但是其实你是绕不过去的,就算一开始躲过,后来也会以另一种形式遇见,所以遇到困难必须亲自解决,迎难而上!之后就会一切顺利。

于是我当时一开始语言不适应的时候,我上课就会录音,录音回来之后我再反复地听。听不懂的地方,我再找朋友或者是舍友来帮助。

对于不适应讨论的这个问题,一开始我的应对策略就是我把今天的这个选题想好之后,我去做充分的准备,把我的想法分条全都用英文写下来,然后给它背下来。然后上tutorial的时候,我就先发制人,一开始讨论我就把我准备好的东西一股脑的就说出去。然后因为你已经发言了,所以后面助教一般来说就不会再来点你。当然也不能讲完以后就放空了,讲完以后我会再强迫自己去听去理解别人说的东西。

至于社交的这部分,其实也就是强迫自己去跟别人聊,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比如说这次活动我要跟三个人聊天,那下一次活动我就跟5个人聊天。那个时候香港人基本都不会说普通话,所以聊也是跟别人用英语聊,或者是用非常蹩脚的广东话去聊,在这个过程中收获还是蛮大的。

因为我研究生也是在港大读的,我觉得跟我的这一段交换生的经历是非常有关系的。我觉得港大的模式对我有很大的锻炼,所以后来我研究生的时候也还是选择了去港大读。另一个原因是当时不太想去英美国家,觉得离家有点远,同时也是因为香港的研究生的时间比较短,香港相当于内地和西方的一个连接,所以它其实是中西方文化汇集的地方,所以最后研究生决定去港大。

Q6:未来

在您的本科生涯中,您是否切身地感受到元培对您的独特影响?在元培经历的、学到的,在此后对您有何种帮助?

在本科期间,我对元培给我的影响感触还不是特别深刻。那时一开始比较迷茫,所以确定专业时间较晚;再加上中途去交换,部分学分不能直接换到北大,后期忙着修学分,所以感知并不强。但是元培切实地影响着我,最大的影响是我们有机会去接触到各个不同的专业领域,有机会在全校范围内去选课,去任意的选择自己想要选的专业,所以我们的知识面比较广。

相对其他院系的学生,我们接触到的东西很多,因为每一个人可能都经历了“先了解某个领域,同时了解几个领域,最后选择自己想去的方向”的过程,所以在接触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了解别的专业的许多东西。这个东西可能在本科期间对你的感触不是特别深,但是在你工作之后会越来越深刻。包括我做传媒行业,本身它其实就是一个吸收和再转化,或者说是一个输出的过程,这里面你需要将不同的信息和知识去融合起来,这种能力其实在本科阶段元培的经历就已经培养到了,只不过当时还没有意识到。

这两年有一个非常流行的叫跨界。跨界基本就是说,我本来是做这个的,但是我同时又喜欢另外一个,然后我就可以把这两个东西连接起来,而且它可能本来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领域,但是我可以把它跨界的去融合在一起。其实我个人是觉得在未来跨界的能力会是越来越重要的,这种跨界的能力对一个人的职业生涯或者是他未来的成长和发展其实非常重要。

我们每一个元培的学生在本科期间其实都培养了这种跨界的能力,虽然在本科的时候可能感触不是特别深刻,但是在未来的人生道路当中,你会越来越感觉到这种学科之间的碰撞和交融,对你的跨界思维的培养的好处。而且因为每一个同学都是学的不同的专业,比如说我们宿舍4个人都是4个不同专业,我是政管方向的,然后另外3个同学,一个是新传方向的,一个是国关方向,还有一个是法学方向的,然后有的时候你们晚上聊天什么的就会发现,其实每个人的想法是不太一样的。所以你从本科的时候就开始去接受来自于不同领域的思维的碰撞,这一点我觉得也是元培非常独特的地方,也是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很大帮助的地方。

在元培的经历是帮到我很多的,首先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元培学历本身带来的光环,虽然听着蛮虚荣的,但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比如说因为我是做记者和主持人,我去采访的时候,遇到那种很厉害的嘉宾,大家可能会先聊天或者互相了解一下,而且很多时候会碰到本来就是北大的校友对吧?然后他就会问你是哪个学院,然后你说是元培的,本他它就会对你另眼相看,觉得你一定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优秀的人。然后比如说我们创业在拿融资的时候,投资人本身他也会看你的学历,所以这个是元培学历本身就会带来的光环,在你的工作当中确实是会存在一些便利性的。

还有一个听上去有点功利但是也很重要的,就是在元培的人脉。就是因为你身边的同学都是不同的专业的,所以你会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人,大家的技能点也都不一样。我现在在创业,比如说我会找投资,然后有的时候会找采访对象,有的时候需要找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如果公司想要有资本上的一些运作的话,可能需要要找法律相关的律师。你就会发现元培的好处就是你的同学里面干什么的都有,你想找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大学同学里面找到。然后这一点我就发现非常的好。

元培的同学们也真的都非常厉害。比如说,我在元培期间有作为《元培时讯》的记者的一段经历,那应该是元培当时的第一份报纸吧。这段经历对我之后做记者也是很有帮助的。当时元培时讯的创始人是03级的王俊煜师兄,他带着我们做选题策划还有写稿。俊煜毕业之后去了谷歌,后来跟着李开复创业,是豌豆荚的创始人,还上过新闻联播,后来豌豆荚以2亿美金卖给阿里了。元培的小伙伴真的都是这样非常厉害、强大的人,能认识这些同学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然后就是我刚刚说的跨界思维带来的东西。因为我们可能在选择的过程当中接触了很多不同的学科,然后同时我们又和不同专业的同学一直在相处。这种跨界思维对我本人来说给我带来了两样东西,第一个就是相对来说比较理性和有逻辑的思维。在了解不同领域、和不同专业的同学接触的过程中,我也接触了一些逻辑性比较强或者是偏理科思维的这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我是属于比较理性,逻辑性也比较强的,这个时候在你的人生或者说工作当中有一些机会或者是需要做决策的时候,你会比较理性的去看待这个事情,不太容易被自己的情绪带偏。

我举几个例子,比如说我刚从港大新闻系毕业时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在香港做新闻其实主要就是三个方向,一个是政治新闻,香港本地的那些政治新闻社会新闻,一个是财经新闻,还有一个娱乐新闻。我觉得这种理性思维会让我决策时,除了自己的喜好之外,可能还会去分析一下自己的优势到底在哪里。我当时就想,像政治新闻的话,因为我不是香港本地土生土长的,所以可能这个并不是我的强项,有很多政治上的梗或者是他们本地的一些梗我是不了解的。娱乐新闻的话,因为我本身也不是一个特别爱八卦的人,可能这也不是我的强项。财经新闻相对来说,一个是我本科学的东西里面是有涉及到这部分的,第二个就是考虑为什么香港的财经新闻很发达,是因为香港股市的原因,香港股市为什么会受关注,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内地公司去香港上市,所以香港的交易所,香港的股票市场才会受到关注。那我作为一个内地人,我的普通话特别好,然后我对内地的公司又比较了解,这其实就是把我本身的一些劣势去转化成优势了。这样分析就觉得财经新闻是我最好的选择。

另一个例子是我在14年的时候离开香港回到北京,当时其实很多人蛮不理解的,因为当时是北京雾霾最严重的那几年,相对来说香港的生活比较舒服,比较舒适,虽然房子比较小。反正很多香港的朋友也不理解、内地的朋友也不理解我为什么要从香港回内地。

但是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看到了,怎么说,香港的没落和内地的崛起?(笑)我当时也是考虑了一下,觉得在香港它可能只有地产和金融行业比较发达,而且它的整个经济格局已经形成了,所以不太会有上升空间,同时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香港那几年的经济在逐渐的走下坡路。但是反观中国内地这块,那几年不管是GDP的增速,还是行业的发展都非常的快,而且14、15年正好是双创比较蓬勃发达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内地的经济发展不仅快,而且非常有活力。所以考虑到这些,我觉得未来内地的发展会越来越好,而且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也有对于我这种媒体人,尤其是对于财经媒体来说,可能也是一个更好的土壤。所以当时也是经过各种理性的分析,才做出了这样子的决策,我觉得作为一个文科生,相对来说比较理性,这个也是元培给我带来的一些东西。

另外因为在元培会接触到不同专业,因为选专业需要快速修学分,所以我也锻炼了快速学习的能力,这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在采访的过程当中面对的很多都是大咖,比如说像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比如说像巴菲特这样子的人物,马云或者是王健林这样子的人,然后他们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都是绝对的领军人物。然后作为一个记者,你想要跟他们对话,其实段位是差得很多的。所以你得需要在短时间之内快速的了解他们的企业,或者是他们的研究方向,或者是他们的一些思维,这个东西是很难的,不然的话你在跟他交往或者说交流的过程当中,会出现很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或者是根本就聊不到重点。所以其实快速学习能力非常重要,我觉得这个也是本科在元培期间给我带来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学习能力方面的东西。

还有一点是我觉得元培的经历让我学会了选择。我前面说过一开始其实是非常迷茫的,不知道要选什么专业,然后也不知道要怎么弄。这个其实也是慢慢地去梳理的这个过程,在如此大的选择范围内,以及如此多的专业里面,去真正地去选出最适合自己未来发展、自己最感兴趣、最喜欢,这样各种综合因素结合起来的这么一个专业,这种选择的过程本身也是很锻炼人的,会让你看清很多东西,也更加了解自己未来想要做什么。

另外我也可以举很多其他同学的选择的例子。就像我前面说的,有很多同学他选的是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冷门的专业。因为当时大家进元培的时候分数都非常的高,是整个北大里面分数最高的一个专业,但是有很多同学他们最后去的是一些录取分数线,相对来说要低很多的专业,也有人会说这样是不是有点浪费?本来是分数最高的专业,结果去了在大家传统的观念里面的低分专业,有些人就会觉得这样很浪费,就应该去什么像光华之类的这种高分专业。

但其实不是的,因为选择的过程本身,让大家自己就是看清了自己的内心,看清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而不是一些表面的很虚的东西,比如说这个专业它到底就业好不好、这个专业它到底分数线我的分数会不会被浪费之类的,而是真正的去关注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去选了自己真正感兴趣,未来真正想要倾注自己多年的心血去发展的这么一个领域。所以选择的过程我觉得非常的重要,因为在你未来的人生道路里面,你还会面临很多类似的选择,你究竟是选择大家眼里的好的东西,还是去选择你心里真正向往的东西?很多时候这个是可能会有一些冲突和矛盾。但是可能在我们十八九岁的时候,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么一个过程了,所以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你会更加忠于自己的内心,去选择自己真正想要去做的事情,而不是说去在乎别人会说什么,别人会怎么看你这种很表层的很虚无的东西。

我觉得这其实也是我理解的北大精神。我觉得北大教给我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由。北大是一个非常自由的学校,而且我觉得这也是北大跟清华最大的区别。清华他们可能是比如说我要为国家努力工作50年这种对吧?(笑)但是北大它是更自由,每个人他都有自己的选择去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自己真正喜欢的,然后去听从你的内心,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我听说其他院系,比如说他们说哲学系有人去做住持,然后北大之前有一个卖猪肉的师兄也非常的有名,包括我们院也有学弟学妹去选秀,包括像李雪琴,她去做网红。很多人会说你北大毕业你就去选秀,你北大毕业的你就去当网红,你不是浪费国家的教育资源吗。

我觉得这不是,北大教给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你可以去自由的选择任何你想要去做的事情,只要这个事情想要的是你真正喜欢的东西,每一个行业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选了哪个专业,不管你未来做什么,其实你都可以通过你做的行业这个职位同样地为社会做贡献。这个都是一样的,并不是说你去从事这个行业,你就没办法给社会做贡献了,我不觉得是这样子。所以我觉得元培经历二次选择专业的过程,就是让我真正的学会了选择,学会了去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对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Q7:

您对今天的元培学院有哪些期待?对还在元培学院学习的学弟学妹,您有哪些想要说的话?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元培已经发展得很好了,比我们当时好很多。我听说现在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专业是元培才有的,其他院系都没有的,我觉得真的特别骄傲。因为在当时那个时候只会有一些其他院系有的我们没有的。我随便举个例子,比如说当时我一开始想选国关方向,然后国关有一个早稻田的项目,就是去日本的早稻田大学一年的交换时间,但是当时我去问了,他们就说这个是国关自己的项目,就算你是元培选了国关方向,你也不可以参加这个项目。当时会觉得有一些被区别对待的这种情况,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很多,只有我们自己才有的专业,就是可以让别的院系眼红的,你比如说像通班(通用人工智能),还有之前的 ppe这些都是只有元培才有的专业,就觉得特别的骄傲,我觉得现在学院已经发展得非:昧。

我觉得元培学院以后一定会发展得更好的。然后其实也蛮希望可以多有一些学院之间的活动,形式可以是官方的也可以是民间的。因为我刚才说了元培土壤本身是非:玫,每一个人都学不同的东西,大家都在不同的行业做着不同的事情,如果比如说像我们院校友之间院友之间也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更多的碰撞的话,我觉得可能会更有意思。然后也会有很多不管是工作,还是研究,还是各个方面的一些可能合作的机会,或者是思维的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啊之类的。

至于对还在元培学习的学弟学妹有哪些想要说的话嘛,我觉得学弟学妹都非常优秀,大家都很厉害,如果要说的话就三点。

第一个希望大家在本科期间还是可以好好上课,得珍惜元培学院、珍惜北大的教学资源,真的是毕业了之后才知道这些到底是有多珍贵。反正我自己大学的时候也有的时候会逃课什么,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好好的上课。因为北大到处都是大师的,你可能觉得司空见惯,觉得很平常,但就是因为资源太好了才让同学不懂得珍惜,但等毕业之后,你再想上这些大师的课可能没什么机会了。所以反正我自己还挺后悔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上课的。不过也有可能只有我这样,学弟学妹都不这样。

然后第二点我刚才有提到过的,希望大家都可以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学自己真正想学的东西。我觉得这也是元培赋予我们的二次选择带来的机会,可以让你一边在不管是学术还是什么,可以让你一边尝试着一边体验着,然后一边再给你二次选择机会,这个是非常珍贵的。

所以就希望大家都可以去不要去在意太多所谓的身外之物或者是别人的看法、别人的评价,因为很多好学生就是从小学习都特别好的好学生,很多时候其实都还蛮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的,因为从小都是乖乖女乖乖仔,然后好学生老师都会表扬,然后大家都羡慕之类的,会蛮在乎,可能算是有点玻璃心,会比较在乎外界的评价。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太在乎那些别人的评价,或是别人怎么看你之类的,就是去真正的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最后,我觉得可能只有我自己以前有这种狭隘的想法,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在我初高中也没有人跟我说什么大道理,当时就觉得我只想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然后上大学的时候觉得,我就只想找个好工作。这样的情况下我的想法都是围绕着我自己(我觉得可能现在学弟学妹都已经不是这样子了,反正当时我是这样子)。但是后来在整个工作的过程当中,接触了很多不同的人,包括自己创业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不同的感悟。我现在觉得大家的目光还可以再放得长远一点,或者是眼光可以看得更大一点。

我们上了北大最好的院系,然后接受了四年全中国全世界最好的教育,其实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去找一个好的工作,然后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去为国家为社会去多做一点贡献,多去帮助别人回馈社会。虽然这么讲,说着好像有点虚,但是现在确实是真正的这么想的。

包括我们创业做企业也是这样子。我自己觉得商业的本质或者说商业的目的,并不在于赚钱,当然赚钱是最基本的,因为一家公司需要有钱才可以去维护公司的运转、维持生计。但是商业的本质其实还是为别人提供服务,回馈别人、回馈社会,或者说一家公司它除了赚钱以外,它一定要做一点别的,比如说它的产品,它的服务是真正帮别人解决了问题,然后给这个社会的发展的推进做出了一点贡献,甚至可能只是一小步,但是非常重要的一小步,它就是一家成功的企业。

因为我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我们也接受了全国最好的教育,我觉得如果我们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过这一生的话,有点浪费。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尽可能的去回馈社会、报效祖国。大概想说的就是这样三点。

TOP
澳门新莆京娱乐(中国)有限公司